AUPU奥普官方网站-为爱设计-奥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奥普浴霸-AUPU奥普官方网站-奥普浴霸

电动晾衣机 主页 > 电动晾衣机 >
抱上头条系“大腿”仍净利下滑 掌阅科技定增股东已浮亏
发布日期:2022-05-06 10:28   来源:未知   阅读:

  近日,主营业务为数字阅读和版权运营的掌阅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掌阅科技”,603533.SH)公布了2021年年报。在免费阅读及海外业务支撑下,2021年掌阅科技的收入较2020年增长了0.49%,而在业务结构调整影响下,公司的营业成本同比减少了11.70%,毛利率也由2020年的45.94%上涨到2021年的52.5%。

  不过,因销售费用、管理费用、研发费用等期间费用率的大幅上涨, 2021年掌阅科技的净利润较2020年相比下降了42.99%,公司自2016年就保持的净利润持续增长的趋势也在2021年被打破。

  值得一提的是,经过多次尝试,掌阅科技终于在2020年末通过股权转让的形式,引入了新股东北京量子跃动科技有限公司(下称“量子跃动”),而量子跃动是字节跳动有限公司(下称“字节跳动”)的全资子公司。这意味着掌阅科技在股权转让后,成为了字节跳动旗下头条系的关联方。

  2000年之后,网络文学、MP3、MP4的兴起,无疑是数字阅读行业的助产士。而在行业发展早期,国内的版权保护体系还不完善,因此市场较为分散。2008年成立的掌阅科技,是较早吃到数字阅读红利的企业之一。

  2013年之后,以腾讯(、阿里(、百度(BIDU.US)为代表的互联网巨头逐渐意识到了数字阅读市场的价值。并通过收购、整合的形式形成了阅文集团(00772.HK)、阿里文学以及七猫小说等数字阅读平台。而掌阅科技则与杭州平治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平治信息”,300571.SZ)等公司处在第二梯队中。

  据iiMedia Research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数字阅读行业市场规模达292.8亿元,但在这个仅300亿元的市场中,却挤入了腾讯、阿里、百度三家互联网巨头,这无疑加剧了行业的竞争。

  为了抢占市场份额,2018年,腾讯控股的阅文集团与微信深度合作,通过微信的传播力量获得了大量的用户;为了增加用户的留存率,微信读书还将大量的内容供用户免费阅读,然后通过广告展出和与控股方的IP开发获利。

  随着阅文集团推出微信读书免费阅读业务,掌阅科技自2014年以来就保持的收入增长的趋势被打破,2019年公司的营收同比下降了1.09%。2020年,掌阅科技也及时推出了免费阅读业务才保持了公司收入的增长。

  不过,在移动互联网技术进步的推动下,出现了很多会蚕食数字阅读市场的产品。如提供音频书籍与音频内容的喜马拉雅、蜻蜓FM;此外抖音、快手等短视频平台的兴起,也开始与数字阅读平台抢夺用户时间。

  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格局,掌阅科技一方面通过成立影视公司,利用版权变现的方式增加收入;另一方面,公司也在积极开发硬件产品,拟打造出掌阅科技版的kindle。2020年初,掌阅科技还拟通过非公开发行的方式引入百度作为公司的股东,为公司寻找流量入口和IP变现渠道。但这笔交易最终被量子跃动截胡,2020年底,量子跃动选择通过受让实控人股权的形式成为了掌阅科技的第三大股东。

  此后的2021年5月31日,掌阅科技对董事会等管理层进行了改选,董秘等岗位也进行了调整。引入头条系后,2021年掌阅科技大幅增加了销售、管理以及研发费用的投入。其中销售费用同比增加了41.03%;因加大中高层人才引进力度,管理费用同比增长了43.4%;研发费用也有15.83%的增长。最终掌阅科技在收入同比小幅增长的情况下,净利润却出现了42.99%的下降。

  无论是引入百度还是头条系,市场都对掌阅科技与互联网巨头之间的合作抱有较高的预期。2020年11月5日,公司就与量子跃动的股权转让披露了提示性公告,股价连续7个交易日涨停,最高时较11月4日的收盘价相比几乎翻了一番。

  此外,掌阅科技在2021年2月初的非公开发行中,还引入了上海幻电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上海幻电”)作为公司的股东,而上海幻电是B站(的股东。不过,上海幻电仅认购了掌阅科技0.41%的股权,认购完成后未进入前十大股东名单。即使如此,市场还是对掌阅科技和头条系、B站的合作抱有期望。

  在投资者交流平台上,投资者十分关注掌阅科技与头条系、B站的合作形式和合作进展,并频频提问。如2021年一季度,掌阅科技的收入与净利润增长不及预期,投资者就提问:“公司如何评估与字节跳动和b站合作的效果?从一季度业绩来看,字节和b站与公司合作带来的营收增量,乏善可陈。”

  其实,从掌阅科技披露的日常性关联交易信息来看,与头条系的合作并未能像腾讯和阅文集团那样紧密。2021年、2022年,掌阅科技与头条系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主要有版权分发、广告商业化以及推广投放等方面。

  其中,2021年掌阅科技预计将与头条系产生的版权分发收入为1.6亿元,实际发生额为1.29亿元;预计产生的广告商业化(广告营销支出)额为1.5亿元,实际发生额为1.56亿元;推广投放交易则并未发生;而在2019年,公司仅在头条系投放了1969.83万元的广告。据统计,2021年公司销售费用同比增加了1.9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2022年掌阅科技预计,年内将与头条系产生的关联交易包括:1.6亿元的版权分发收入与5亿元的广告商业化支出,后者较2021年预计的1.5亿元增加了3.33倍。

  腾讯与阅文集团之间也存在大量的关联交易;但相较于头条系和掌阅科技,腾讯与阅文集团之间的合作更为密切。一方面,腾讯为阅文集团提供流量支持;另一方面,腾讯旗下的视频、游戏版块会将阅文集团控制的有价值的IP进行商业化,双方分享IP产生的收入。

  依靠腾讯体系强大的IP变现能力,阅文集团与腾讯的合作会产生净收入。而不像头条系和掌阅科技的合作模式,掌阅科技在扣除版权分销收入后,还需要给头条系支付广告费。

  当然,在目前阅文集团与腾讯深度合作,七猫小说有百度支持的情况下,掌阅科技与头条系深度合作是公司能做的最优选择。不过,目前头条系还百分百控制着番茄小说这一数字阅读平台,且头条系的APP还在为番茄小说导流。这样来看,掌阅科技就有点像头条系的“干儿子”了,需要与“亲儿子”番茄小说竞争。

  面对掌阅科技的尴尬处境,市场也在“用脚投票”。自2021年初公司的股价达到44.13元/股的峰值后,就呈现持续下跌的趋势,虽然在2022年年初出现了一波反弹,但到4月底,已下跌到13元/股附近,并在近期创了自2017年上市以来的新低。

  值得一提的是,2021年2月,掌阅科技通过非公开发行引入了上海幻电等20名股东,合计募集资金10.61亿元,发行价为28元/股。但在2021年8月,这些股东股权解除限售时,公司股价已下跌到了23元/股附近,此后仅在2022年1月初的2个交易日中短暂超过了28元/股。这样看来,上海幻电等定增股东已处于浮亏状态。(思维财经出品)■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1993年,奥普诞生了第一台浴霸。从灯暖浴霸到风暖浴霸,再到智能集成家居,奥普坚持以“为家人创造产品”的初心研发设计产品,拥有浴霸、集成吊顶、智能晾衣机、艺术吸顶灯、新风系统、集成墙面、集成灶等品类。